ENGLISH  |  中 文  

超龄雄鸽的育种Breeding with old cocks

作者:菲利朋斯-派翠克(Philippens Patrick) 翻译:李皖

谨以此文献给对超龄雄鸽育种感兴趣的朋友们,分享我们的经验。

从前,相对参加比赛我更喜欢研究种鸽的配对、作育。而且期待看到小鸽子的慢慢成长,对大部分的新配对种鸽作出的幼鸽,我会首先观察他们羽色,断奶后再查验他们的综合质量。

而现在,我更喜欢打比赛,因为惬意的生活让我在这段时间只想好好比赛,每天心里想的只有我的鸽子。

2015年的配对比原定时间晚了2周,事实上,我们喜欢尽可能的早配对,也就是在每年的11月25日左右,但在今年不可能了。因为我们的种鸽舍采用自然光,也就是说在冬季种鸽配对前期不另外打光。因此我们只能将雌雄隔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,在进行配对。我们比较偏好年轻的雌鸽,但避免一岁雌。因为,为了幼鸽可以更好的打比赛,每年的4-6月间我们所有的幼鸽采用避光制。这样一来,11月底这些幼鸽就不具备配对条件了。

当然,有一些非常优秀的老种雄,过去作出了非常多的优秀后代。我们也会让他们参与配对。其中3羽最老的种雄,“波治号”,“冠军34号”和“波品纳”,他们都是基础种鸽“山外狂飙” 5106212/1992 的孙代,这三只是下面重点提到的。

“波治号” 1003427/2003(如上图),在我眼中他是我们拥有的最优秀中距离赛鸽。除了获得波治476公里全国亚军,他还获6次冠军头衔,欧洲杯全能比利时代表鸽2位。作为种鸽,他的表现非常出色,因为我们几乎全部的中距离赛鸽都有他的血统(绝大部分是他的孙代),这点很独特的。配对期间,我们会将每对种鸽单独放入晒笼里10分钟进行“一对一”配对。因此所谓的“奇怪受精”情况在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。2013年年初,“波治号”,尝试了2,3次均失败了,没出任何子代。于是,我们决定在4月中把他和一只一岁雌放在独立的鸽舍中,值得惊喜是这次成功了。

“波治号”,在一个独立的育种鸽舍

就这样,2014年和2015年我们持续让“波治号”做种,第一次未成功,但接下来4次均配对成功。15年也是一样,相同的故事,接下来4轮每次2个蛋。


“冠军34号” 1003534/2003(如上图),是只好赛鸽,但更是只好种鸽。2004年一岁时初次作育的2只子代比赛成绩都很优秀。他同时也是2014年我们最优秀雌鸽的父亲。直到去年他的育种情况还都很好,可今年年初却出了问题,前两轮受精失败,于是我们让他做保姆鸽来喂养其他种鸽出的小鸽子,以刺激体内的自然机能。结果,第三次成功受精了,两只小鸽子终于在2015年4月10日那天见到光明。

“波品纳”,1020409/2004,是只好赛鸽,同时也是只好种鸽。今年他的六轮配对出了11只小鸽子,写这些的原因是因为10多岁的雄鸽做种并不是很容易的事,毕竟过去我们10岁鸽龄以上的雄鸽出小鸽子的并不多,这也让我们觉得心痛和遗憾。 直到某个时刻,或许是从文献和与鸽友们的交流中得到的启发和灵感,我觉得,每年3-4次毛滴虫预防治疗可能会对种鸽受精产生负面影响。于是2015年我选择在一月初给种鸽进行毛滴虫护理,并控制在5天左右。因为这段时间,小鸽子都还趴在窝里,接受种鸽喂食的过程中也同时得到了同样的治疗。

2015年,我自问,较低的温度并不易造成疾病的爆发,为什么要在一月初给种鸽进行毛滴虫治疗?这也是为什么目前我们只在4月中旬进行毛滴虫治疗:种鸽(15个月没做治疗),赛鸽(9个月没做治疗)。前面讲述的仅作为个人实践经验供您参考,也许经过数月后再专业检测数据面前,这种说法会更具说服力。

现在,我问自己,种鸽在15个月没进行毛滴虫治疗,赛鸽在9个月没治疗的情况下进行检测,多少只鸽子会有毛滴虫?然而,我感觉我的种鸽其实不需要在四月中旬进行治疗。之所以选择做的原因是为了完全的保护第三轮鸽子。

关于毛滴虫问题如下
以前和现在的德国,荷兰鸽友把毛滴虫疾病叫做“黄色疾病”。
诚实的说,我们自己的鸽舍还没见过发展到“黄色”阶段的鸽子。
因此,我的疑问是:
一只轻度感染了毛滴虫的鸽子,最坏的影响是什么?会到什么程度?
另外,我又想问的是:
轻度的感染对短距离的比赛会有什么影响?而对于上笼数日的长距离比赛又会有怎样的影响?
我想,也许短中距离的比赛问题不大,但对于长距离可能是个问题。

这里,不禁让我又想到了那些使用酸化的水来预防毛滴虫的鸽友们。我的疑问是:科学真的已经给出结论了吗?因为到目前为止有关这方面报道是很少的。研究机构对赛鸽运动这方面的兴趣不大,当然这也是事实。

关于老的种雄,我觉得最好在温度超过到十度以上的时候配对。我有印象 - 这也不是新说法 - 就是老的雄鸽在炎热的国家受精时间会更长。过去的两年里,我们没有公认的恶劣冬季,但今后也可能会改变。以前我十分重视的是优先考虑顶级种鸽作育,也就是“完整无缺陷”的年轻雄鸽作育。但现在我认为,一旦拥有一羽好种鸽,应当尽可能培育他,因为这样的鸽子是不容易被取代的。

事实上,精子的质量随着年龄而下降,我也有个观点是:雄鸽的尾巴的长度可能轻微造成受精干扰。先不论雄鸽的尾巴会随着年龄变长这种说法是否属实,因为数据的缺乏我无法下结论。但有一点是真的,现在至少有几只种雄带着被我剪掉约2厘米的尾巴在鸽舍中飞。我通常会剪掉有做种问题的雄鸽的尾巴,尾部黑色和灰色之间。我也几乎忍不住要说,这样对他有帮助!


如果有只雄鸽有生育问题, 菲利朋斯-派翠克剪掉约2-3厘米的尾部。 这是一个古老的补救办法,值得尝试。




Copyright 2010-2011 © 菲利朋斯- 派翠克 All rights reserved.